文學網 > 圣墟 > 第1482章 無上亦悚然

第1482章 無上亦悚然


    九道一持矛,挺直脊背,等待那位的降臨。

  他在略微顫抖,激動到難以自抑。

  多少了年了,終于有回應了,那位……要回歸了?!

  “我身上沒有他的血,但他當年曾以自身的血,為不少人洗禮過肉身!本诺酪黄綇颓榫w,在這里回應狗皇。

  那是一個璀璨的大世,英杰爭霸,黑暗滔天,同時也是一個可悲的大世,血與亂猶若洪海決堤,沖擊諸天。

  曾有那么一個時期,需要那位以自身的血為自己陣營的人洗禮,續命。

  眾人出神,關于那段要幾乎要徹底磨滅掉的古史,只知道一鱗半爪,心有震撼,眼前這張人皮居然與那位如此接近過?接受過其血的洗禮!

  這讓人心中浪濤卷星海,著實難以平靜。

  此刻,在九道一的手中,戰矛越發的璀璨,發出通天的光芒,猶若席卷星海的大火,照耀萬宇億宙。

  誰能料到,戰矛上腐朽的銅銹最終會化成光雨,揚滿天地間!

  銅銹,是那位留下的,浸染著他的氣息。

  咚!咚!咚!

  腳步聲由遠而近,越發的清晰真實,跨越百世,跨越萬古,走過一個又一個紀元,從那世外與史外走來。

  這種腳步聲有一種很規律的節奏感,九道一、狗皇等人都安然,并未覺得不妥。

  然而,這種特殊的頻率,神秘的節奏,聽在魂河無上的耳中,卻宛若億萬均重錘落下,轟落在他心頭!

  針對他而來?!

  怎么可能?那位的真身無法回來才對!

  深淵中的無上生物不寒而栗,身體繃緊。

  很多年了,或許有數千萬年了,甚至有一兩個紀元那么久遠了,他居然又有了這種可怕的感覺,讓他強烈不安。

  這是一種無形的壓迫,一種懾人心魄的無敵大勢,如同洪荒時間長河決堤,呼嘯著,洶涌激蕩而來!

  縱為無上,他亦悚然。

  他的心弦都繃緊了,正在承受無以倫比的沉重壓力。

  恍惚間,所有人都看到了,有一個人來了,雖然很遠,無比的模糊,但是他真的從未知之地趕來,到了——當世!

  “是他……真的是他!”九道一熱淚都要滾落出來了,多少年的期盼,一次又一次的祈禱,真的等到他回來了?

  然而,這時,他手中的戰矛漸漸平靜,所有的光束都內斂

  天地間,揚起的銅銹,無盡絢爛的光雨,都逐步的暗淡下去。

  無論是九道一,還是狗皇、腐尸等,都身體僵硬,臉上的表情凝固了,呼喚到中途出了問題?

  戰矛暗淡下去,這意味著不足以發出更多的訊息,難以引那位回歸?

  深淵中的無上生物并未動,依舊如臨大敵,他謹慎而凝重,道:“亦真亦幻,是他嗎?”

  狗皇長嘆,九道一這個老皮一如既往的不靠譜,關鍵時刻又掉鏈子了!

  轟!

  突然,魂河下游,一塊碑自泥沙中拔地而起,綻放沖霄的光華,猶若萬宇億宙中的一座燈塔,照亮虛空,要接引那位回來。

  不要說他人,便是深淵中的無上生靈都瞳孔收縮,被驚到了。

  九道一深感意外,無比驚愕,最后又釋然。

  這里有一塊碑,是那位留下的,今天與戰矛共鳴,引發事件質變。

  楚風發呆,他不是第一次見到那塊碑,當初在三方戰場時,就曾意外接觸過魂河,見到了那塊埋于魂河的碑。

  想不到這塊沉寂不知道幾個紀元的石碑復蘇了,符文漫天,構建出一座平臺,宛若祭壇,又像是不滅的燈塔,照亮此地。

  “那位留下的……坐標?!”

  深淵中的無上生物頭皮發炸,第一次感覺大事不妙。

  當初,他們不是沒去動過,結果此碑不朽,無法磨滅。

  現在,它居然出現這種異動。

  轟!

  深淵中的無上,怎么能沉穩,如何能平靜?他出手了,果斷而迅疾,向著那塊碑轟出一道光束。

  并且,他自身俯沖了過去,拳印如星海焚燒,若天地血祭,打向石碑。

  楚風迅速阻擋,不能讓他破壞。

  嗡!

  像是有所感應,那石碑在發光,無懼深淵中無上生物的至強一擊,在轟鳴,在輕顫,照耀出無盡的符文,在虛空中構建出一座平臺。

  在場的人震撼,在那無盡遙遠的域外,在那永恒未知處,在那像是隔著幾個紀元的洪荒時間長河中,有一只大腳落了下來了,踏在由符文構建的平臺上。

  噗!

  同一刻,避開楚風、俯沖過去的無上生物宛若遭遇史上最強的混沌雷劫,在那只腳掌前轟然炸開!

  這震撼了每一個人!

  九道一渾身打顫,狗皇也哆嗦了,這是震驚的,也是激動的,那位真的回來了?當真是無敵!

  深淵下,混沌后方,有一聲嘆息傳出,接著映照出剛才那位無上的身影。

  他嘴角留下一縷血液,道:“終究是驚醒吾之真身!

  他很遺憾,也很無奈,養傷無窮歲月,不容打擾,他真的不想在當下復蘇出世。

  可是,他的一縷道身炸開了,他怎能不被驚動?

  楚風目光幽幽,深淵下的無上生靈果然可怕,到現在才蘇醒?早先出動的不是真身!

  九道一、狗皇也都心驚,瞳孔收縮,不過很快他們又無懼了,那石碑上方,符文密密麻麻,構建出的平臺托住一只腳掌,給予了他們無盡的底氣。

  “回來了嗎,一定要出現!”九道一上下嘴唇打架,他第一次這樣的患得患失,唯恐那位不能真個降臨。

  “留下了坐標,這么多年都未曾磨滅掉,很恐怖,但是,我猜這不是你真的回歸吧?”

  深淵下,冒出一縷縷混沌氣。

  那位無上生物的真身無聲無息的浮現,但是,卻沒有接近石碑。

  可見,他多么的忌憚!

  若非他自己浮現身影,單憑神覺,根本無法感知到他立身在那里!

  這就是無上生物,如果不想讓你感知,不愿讓你看到,即便站在你面前,也會無知無覺。

  “我……想去采藥!”狗皇低語,這是難得的機會,那位真要回歸了嗎?

  趁此時機,那位君臨魂河,威壓八荒,讓無上都不敢輕易動彈,正是采藥的好時機。

  “你們都去!”楚風開口,他再次動了,擋在深淵前,給狗皇等人創造機會。

  同時,他也不想那位無上生物過來,因為,到現在還不知道石碑發光、構建的符文平臺能否承載那位歸來。

  深淵下的無上生物對狗皇、九道一等人不在意,都沒有看一眼,始終在凝視那塊石碑上的腳掌!

  “擋住他們,不要讓他們接近!”孔雀魂母在山腹中喝道,她早豁出去了,她的長子幾乎廢了,與狗皇、腐尸等不共戴天。

  “殺!”

  狗皇、腐尸、九道一大開殺戒,全都拼命,要進山腹深處,找到那傳說中的救命大藥。

  山崖很高,以帝鐘與戰矛破開崖壁后,內部到處都是窟窿,流淌魂物質,地形非常復雜。

  當然,魂河原生物亦無數,密密麻麻,到處都是敵人。

  起初,六首獸等都很忌憚,擔心楚風出手,更害怕石碑上的那位全面降臨!

  魂河的一些頭領不斷率部眾后退。

  可是,隨著時間推移,他們看到楚風不動,看到石碑發光,凝聚符文平臺,也沒有再進一步異變,終于忍不住廝殺。

  “怕什么,我們也有無上,不止一位,應該都要來了,殺!”

  孔雀魂母暗中傳音,展翅翱翔,戰力驚世。

  “無上人數多又如何,敢與那位比肩?!”九道一冷笑,震懾魂河生物,不然的話打不完,這里的怪物太多了。

  在他的手中,那桿戰矛上浮現無數的銘紋,頓時間,莫名的氣息流淌,讓絕壁轟鳴,龜裂,崩塌!

  現在用不到此矛呼喚那位了,全面解放出矛鋒的戰力,他手持著,大開殺戒!

  黎龘訝異,道:“師傅,你煥發第二春了,又強大了不少?”

  轟!

  山壁解體,迅速的傾塌,就連下方的深淵都在震動,轟隆隆作響,黑色閃電交織,混沌雷霆炸開,裂縫密布。

  狗皇面皮抽搐,道:“悠著點,不要毀了山腹中的大藥!”

  它還真擔心,這戰矛是在剛才的異變中解封了嗎?真要全面爆發,毀了這里的一切怎么辦,還上哪去找大藥?

  九道一喝道:“魂河生物,擋我者死!雖然限于自身實力,無法徹底駕馭此矛戳死無上,但逼急了我殺光你們還是沒問題的!”

  前方,血霧彌漫,海量的魂河生物炸開,化成肉醬,化成塵埃,都被剿滅了。

  山體崩解,不斷塌陷,圍著深淵世界的崖壁都在變矮,不斷倒下去。

  黑狗急了,瘋狂叫著,夠了,夠了,殺的差不多了,趕緊下去采藥。

  事實上,九道一也不想如此,他都快被戰矛抽干了,自身都快不能動彈了,一切都不受他控制。

  還好,他限于自身實力,的確無法捅死無上,不能再激活戰矛了,那種璀璨的能量漸漸收斂。

  可是,魂河生物的確被驚嚇的夠嗆,看到他再次逼進,全都倒退,如潮水般退下去。

  突然,孔雀魂母厲喝:“不要怕,外物終究是外物,又不是他自己的力量,他還能催動嗎?這里是魂河源頭,是我們的主場,有無上強者壓陣,還會怕這些血肉、魂光都殘缺不全的老家伙?不過是當年的漏網之魚而已,今日滅了他們!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九道一冷笑,提著戰矛向前邁步,逼迫魂河眾生物。

  一瞬間,海量大軍被他一人逼的全面撤退,幾乎要潰散。

  很快,狗皇他們推進山腹深處,尋找大藥。

  但到了這種地方后,魂河生物也存在大量血勇之輩,有許多不怕死的怪物,都非常的兇殘。

  有惡靈殺了過來,開始阻擊他們。

  山腹太大了,這是比真正大世界還廣袤的所在。

  狗皇的鼻子通靈,已不是單純的聞味兒而動,涉及到了精神感應等。

  “我聞到了,找到它了,給我殺!”狗皇癲狂,它真的找到大藥,感應到距離不算太遠。

  腐尸也瘋狂拼命,果然強的離譜。

  轟的一聲,在他的周圍黑霧滔天,他化成一個巨人,各種大道符號焚燒,打爆前方。

  隱約間可見,他魂光缺失很多,但還能這么強,的確驚人。

  這一刻,遙遠的古地,地府一處莫名的殘缺遺跡中,有生物睜開眼睛,隔著億萬里時空傳遞出絲絲縷縷的能量,來到了魂河源頭這里!

  不過,也只傳來絲絲而已,不然的話會引發驚變。

  轟!

  腐尸大叫:“老子感覺要羽化飛升為仙帝了,超越一切,媲美古今最強者!”

  他嗷嗷叫著,橫掃前方各種魂河生物。

  很快,他的臉就又跨了,有所感應,道:“主魂,你個王八蛋,難道真龜縮在那片不祥古地?但是,你似乎又殘缺了,你果然又分化出一小片魂光!

  何以解憤?唯有鎮殺這里的怪物,腐尸強勢出擊,將孔雀魂母都給震的大口咳血,倒翻了出去。

  “殺!”

  狗皇看到后十分振奮,用力一抖身體,落地成狗這個大招又使出來了,這是從猴子,從圣皇那里學來的。

  頓時,滿地都是黑狗,都汪汪的叫著,吼裂了虛空,在前開道,想殺魂河生物大軍。

  九道一真的宛若一個老年人,走的很慢,但是每一次出矛,都會刺死頭領級的魂河生物,以特殊的兵器大開殺戒。

  武瘋子、泰一等人看的直咧嘴,暗自心驚,幾個老家伙一旦發瘋,真是厲害的邪乎。

  泰一道:“殺吧,都到這一步了,沒有退路,哪怕明知道有無上堵在盡頭,我們也得出手,也得拼命!

  然后,這里就打瘋了,眾人血戰魂河源頭。

  武瘋子動用時間妙術,將一片魂河生物打成飛灰,像是讓他們在霎時間經歷了數百上千萬年那么久遠。

  殺瘋了!

  一群人血戰,當真是撼動了山腹,打崩了許多洞窟。

  黎龘爆發,血勇無敵!

  這個時候,他沒有偷襲,而是大開大合,堂堂正正,轟殺四方敵。

  此際,他神勇無匹,挾帶無量烏光,將孔雀魂母的弟子,那頭白孔雀生生的擊殺了。

 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這頭白孔雀也是九色魂主的小師弟!

  這一幕,震撼了不少人,就是腐尸、九道一都驚訝。

  “啊……”孔雀魂母嚎叫,九色彩霞綻放,就要殺過來。

  不過,他被九道一擋住了,難以寸進分毫,差點就被那桿特殊的戰矛刺中!

  黎龘大口喘息,道:“真以為我只會下黑手?不信你們你問問那個癲子,吾當年君臨天下,橫掃四方敵,從未遇到對手!”

  他說的癲子,自然是指武瘋子。

  武皇大怒,道:“你才是黑瘋子,你不是執念出戰嗎?怎么還不消散,還不去死!”

  黎龘慢悠悠地回應,道:“我死不瞑目,執念太多,始終難散絕,我覺得,我還能再分化出千百縷執念!

  滾!

  唯有這一個字想送給他,武瘋子不搭理他了。

  就在這時,黎龘手持萬母金印轟的一聲再次將一位頭領級的怪物給轟爆。

  泰一目光幽幽,道:“萬母金?”

  “你認錯了,這是萬公金印,母印真的被壓在棺材板下!”黎龘死不承認。

  滾你!泰一此時也只想送他這兩個字,不想廢話。

  “殺!”此時,最兇殘的自然是狗皇,它覺得離大藥越來越近,即將要到地頭了,橫沖直撞,大殺四方。

  大混戰激烈開始!

  即便有落地成狗這種大招,狗皇也是滿身是血,皮毛都濕漉漉了,腳下血跡斑斑,闖過尸山血海。

  “戰仆,給我殺!”

  它殺的實在累了,竟放出一個人形生物。

  那是一個骷髏骨架,白骨晶瑩。

  武瘋子的眼睛頓時都直了!

  他差點跳起來,勃然變色,那是誰?是他……師傅!

  早先就聽到了弟子的呼喚,現在一切成真,他堂堂武皇的師傅真被狗叼走了,現在出現在他的眼前。

  “狗,你放開他!”他一聲怒吼。

  “你有病?”狗皇莫名其妙,一個陣營的,你沖我亂吼什么。

  “你抄了我道場,盜走我師傅的道骨!”武瘋子眼睛都紅了。

  有這么巧嗎?你休想騙我!狗皇眨巴著大眼。

  武瘋子真要瘋了,找誰說理去?

  “別急,我沒將他怎么樣,相反,他在借我之勢,熬煉自己,勇猛殺敵!”狗皇喝道。

  “借你什么勢?!”武皇怒吼。

  “人仗狗勢,沒聽說過嗎?”狗皇在大戰中喊道。

  武皇想錘死它,從未聽過這個說法,只聽說過狗仗人勢!

  狗皇吼道:“戰仆,瘋狂吧!戰仆,戰斗吧!我賜予你皇道神威,與我共殺敵,戰必勝!”

  我看是你瘋了吧?武瘋子的臉黑綠黑綠的,表情塌陷,很想說,你找死嗎?!

  不過,看到狗皇現在的癲狂狀態,將殘破帝鐘都給拎起來了,武瘋子不想說話了,一會兒再跟狗講理,要回師傅的骨頭。

  可是,他心中還是很不是滋味兒,原來是真的,他師傅真被狗叼走了!

  他想罵娘。

  “時光倒轉,天帝附我體,狗如蒼天,吞古噬未來!”狗皇歇斯底里,在此血戰,吼道:“吾立當世,打爆你們所有人的頭!”

  它在震鐘,殺爆成片的怪物。

  腐尸也在大開殺戒,不過爆發片刻后,他終于力竭了,咕咚一聲,腐爛的人頭都墜落在地上,滾落了出去。

  恰在這時,他又看到了命大未死的白鴉,道:“鴨子,給爺將人頭撿過來,不然我弄死你!”

  白鴉憤怒,可是也很害怕。

  它父親古鴉被擊殺了,它艱難逃了回來,總算將自己所有的道果都凝聚在一起,可是現在……它雖然強大了很多,但更加心驚肉跳。

  主要是被殺怕了!

  到頭來,它在腐尸的大吼與恫嚇聲中,居然真的低頭,拍動翅膀將那顆頭顱給扇了回去,然后它就……跑路了,很怕死。

  “哈哈……”腐尸大笑,短暫休息,再次向前大殺而去。

  “找到了,在這片主洞窟,我看到了,我見到了救大帝的藥草,啊啊啊……”狗皇瘋狂,咆哮著,震鐘殺敵無數,來到了終極目的地。

  前方有一片湖泊,濃郁的魂光物質向外流淌,在外形成河流。

  岸邊有一片藥園子,各種植物皆有,有些絕對是仙藥,有些草木更是無法揣度,光束絢爛,大道紋絡浮現。

  很難想象,這詭異源頭竟也有神圣藥草。

  當然,仔細看的話也會發現,所謂的神圣大藥多少都沾染著絲絲縷縷的不祥物質,一般的生物無法服食。

  狗皇管不了那么多了,先救命,然后再化解不祥,它一定要救回大帝,還他天帝身復蘇!

  “大帝,我要做到了,我殺到了這里,要救活你!”狗皇喃喃著。

  光頭男子也激動不已,渾身都在顫抖,看到了希望,如果將一位天帝救活,即便眾人身在不祥源頭,也沒什么可擔心的。

  “小心有場域,有無邊的殺劫!”狗皇提醒。

  它是這個領域的絕頂行家,一眼看出了虛實,認真破解。

  “我來!”顯然,腐尸也這是這方面的專業人士,畢竟常年行走在地下,挖了太多的地宮與大墳,不要說研究到了何等地步,就是經驗都積攢到逆天境地了。

  “挖藥,我看到了神圣大藥!”

  在那璀璨仙光中,在那片藥田間,有三株藥很特別,像是枯樹枝,又宛若死去的小樹苗,扎根在血色土壤間。

  什么仙藥,什么煉體的寶藥,什么溫養靈魂的古藥,都成為擺設了,在狗皇的眼中,什么都不是,被它無視。

  它只盯住了那三株枯枝般的藥草!

  相傳,這種藥草中的極品是以至強生靈的血與魂蘊養出來的,神妙不可揣度。

  狗皇仔細觀看后,狂笑了起來,它確信這應該是真藥,不是虛影。

  “讓我來,這是細膩的活兒,不要亂挖!”腐尸也很興奮,搓手喊道。

  他居然很有儀式感,沐浴更衣,玉盆洗手,穿上專業道袍,收拾挖掘專用設備。

  腐尸哈哈大笑:“我要挖穿魂河終極地了,這是我一直以來想做的,今天終于要實現了,采藥,考古!”

  黑狗恢復冷靜,道:“小心,這次不容有失!”

  此時,楚風腳下金色紋絡璀璨,擋在深淵前,雖然相距很遠,但是他卻能夠清晰的感應到藥田的一切。

  連他都眼紅了,那些都是什么級數的藥草,如果沒有不祥物質糾纏,那就更完美了。

  此刻,武皇等人也都呼吸急促,這里的藥草很少有進化藥劑,但卻都是養魂、煉身的無上寶藥。

  此外,更有救命的至強藥草,比如九轉還魂草、天仙續命花。

  這實在不可思議,詭異源頭,居然有這樣的藥田,讓人吃驚。

  事實上,各個洞窟中都有些植物。

  唯一讓人遺憾、讓人覺得不妥的是,所有的大藥都多多少少被污染了,有詭異物質糾纏。

  此刻,連黎龘都眼紅了。

  “這些大藥是我家的,當年遺落在這里!惫坊屎暗。

  滾你!

  一些人想翻白眼。

  “此物與本皇有緣!惫坊势平鈭鲇,進去后就挖走一株大藥。

  腐尸也上前,他們兩個是行家,走在最前面,才踏出七八步而已,就已經寸草不生。

  “那一株是我的!”九道一喊道,他看到一株大藥,是赫赫有名的胎骨再生草。

  他想血肉重生,不要那出走的血肉與道骨了,他要分家,他要再塑自己!

  “此物也與我有緣!”狗皇一爪子下去就連根帶土都給刨走了。

  “滾!與你有緣個毛線!”九道一急了,沖進藥田中,結果被場域削的滿身都是傷口,若非有戰矛抵擋,真就危險了。

  “真是我栽種的,都一個紀元了,當年一直沒舍得收割,結果藥田墜落到此地!”狗皇振振有詞,然后又勉為其難,道:“不過,咱也不是外人,回頭我試驗下藥性,那株大藥分你一半!”

  這里無疑都是重寶,都是大藥,狗皇雖然主要盯著那三株干枯的藥草,但沿途它也沒浪費。

  當然,它這種掃蕩,這種黑心腸的口吻,只是一種本能反應,過去一向如此霸道。

  但真要到大戰結束,它依舊會將藥草分給眾人一些。

  這時,楚風眼睛紅如血月,真的忍不住要出手了,他看到了什么,三十三重天草,在這里有一株!

  這種傳說中的大藥,當年他也只是在輪回路盡頭那里看到過一株,還沒抓到!

  果然,這株三十三重天草也想逃,結果被狗皇、腐尸、九道一給“分尸”了,一人抓住一截,瓜分干凈。

  三人蹙眉,這種傳說中的大藥,理應靈性十足才對,可是在這里卻沒有想象中那么難捕捉,多半污染的有些過頭了。

  武瘋子等人都跟進來了,也要采摘。

  “這些都本皇栽種的,都與我有緣!”狗皇叫囂。

  你大爺的,都是我的才對!楚風想大喊,今天他是最強戰力,結果就這么靠邊站?

  可是,他的確不能出動,在盯著那個無上生物,也在關注石碑那里,同時要保護帝尸。

  他怕帝尸落入敵人手中,化作最恐怖的黑暗天帝。

  所以,他也只能干看著,忍著要流口水的沖動。

  “我的,都是我的!”楚風想大叫。

  突然,狗皇情緒失控,大哭起來,不再喊叫了。

  它沖到了最前方,守著三株特殊的大藥,眼睛猩紅,宛若要殺人般。

  “這三株,藥性差一些,原本還有第四株,卻被人采摘走了,被吃掉了!”然后,它就瘋了!

  在那里有一個小坑,的確還有一株特殊的大藥,被人挖走,殘留的藥性讓狗皇意識到,那才是它需要的。

  仔細看,這幾株特殊的大藥其實都是扎根在血色土壤上,汲取的是特殊的物質!

  “啊……”狗皇瘋了,太不甘心了,無盡的失望,讓它幾乎崩潰。

  腐尸嘆息,拍著它的肩頭,搖了搖頭,道:“來這里時,不是有心理準備嗎?”

  “我還是不甘!”狗皇嘶吼。

  事實上,無論是它,還是腐尸幾人,都有些心理準備,這種藥草即便魂河沒有那張獨有的煉藥丹方,不知道怎么熬煉。

  可是,一旦成熟,此藥多半也不會留下,會被收割走,不容流到外界去。

  此外,魂河不見得真不懂。

  畢竟,他們的無上當年不止一尊,皆深不可測,接觸的各種神秘東西太多了,皆有涉獵。

  三株藥草被狗皇拔走,它收了起來,或許藥性不夠,但是,也有用處,也許能救回大帝幾縷魂光碎片也說不定。

  心有希望,一切都可向好,它想留住希望,等待奇跡。

  “都回來吧!”楚風開口,太危險了,畢竟有無上生物虎視眈眈呢。

  盡管深淵中的無上生物,目前無視了采藥的幾人,可是萬一露出殺意,那就麻煩大了。

  “誰敢來魂河采藥,既然我真身復蘇……”

  深淵中的無上生物開口,他現在鎮定了很多,覺得石碑上方那位不是真的回來。

  然而,總有意外,這一刻,在他終于出動,真身來到深淵上方的剎那,又一只大腳落下來了,踩在石碑上方的符文平臺上。

  噗!

  深淵中的無上生靈,嘴角淌血,他身上有可怕的舊傷,現在在某種莫名的氣息下的激蕩下,他嘴角出現一縷黑血。

  “嗚……”

  這一刻,他沒有任何猶豫,取出一個十三色的法螺,雪白與漆黑共存,黑白各占法螺一半,他吹響了。

  諸天萬界,各個地方都聽到了。

  他在召喚古地府,他在呼喚四極浮土下的生物,他在喚醒天帝葬坑下的怪物,召集至強者。

  此外,就是魂河深淵下,也出現異動,無聲無息,一只蠶蛹出現,綻放無量彩光,體外有十三四道神環!

  一時間,各地有恐怖生靈異動。

  然而,再強的波動都被一股驚人的氣息所驚擾了。

  石碑那里,平臺上,有一雙腳在凝實。

  并且,而在那無盡高遠的地帶,仿佛有一雙眸子睜開,如同最強大的混沌雷霆炸開,光束恐怖,壓蓋所有不祥!

  “還是不要吹法螺了!”在深淵下,那只蠶蛹中傳來輕聲嘆息。

  “我不能不吹啊,我命由天……不由我!”深淵中早先那位無上生靈開口。

  看到有書友說,兩三個月可能寫不完。放心好了,該出場的人都會寫到,所有坑都會埋平,寫不完滿不結束,并且我后面會提速加量的。


  (http://www.wijmuq.live/chapter/1/543615447.html)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wijmuq.live 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50331.net
六合图库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