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學網 > 圣墟 > 第1480章 終極地真相

第1480章 終極地真相


  楚風這是豁出去了,硬撐著,也要走到底!

  他來到了終極地盡頭,諸天萬界,所與人都不了解此地,不知道這里究竟如何,而現在他看到了真相。

  真正的無上厄土,詭異的源頭,第一次清晰的浮現在幾人的眼前。

  狗皇、腐尸全都震撼,難以開口,這就是他們的目標,想要打下來的最終地?!

  九道一瞳孔收縮,提著戰矛,寂靜無聲。

  而這個時候,他手中的矛鋒自主發光,宛若在焚燒萬古積淀下來的所有大道符文,照亮了前方的黑暗之地。

  那是怎樣一片所在?太特殊了。

  一片宇宙嗎?又不太像是,四周有絕壁,有不可想象的懸崖,高大無邊。

  須彌納于芥子?

  還是說,這本就是一片特殊之地,黑暗宇宙承載于一片恐怖的石壁周圍。

  或許,可以稱之為:深淵宇宙?

  一片厄土,浩瀚無垠,但是中間是空的,宛若一片深淵,那里面有宏大的星球轉動,有死氣沉沉的星海。

  最外面,像是由絕崖圍起來的,只有入口這里是敞開的。

  這像是進入深山中,看到一片特殊的地勢——黑暗深淵,一眼望不到盡頭。

  可這深淵內太特殊,是宇宙,是深空,廣袤無垠。

  當然,這不是吸引人的地方,真正的古怪與恐怖之處,在于這片深淵宇宙四周的石壁。

  在那上面,密密麻麻,到處都是窟窿,到處是漆黑的大洞,而一口又一口“山泉”,一條又一條“小溪”,一掛又一掛“瀑布”,從那崖壁上的窟窿中流出。

  那是什么?

  那些都是魂物質,都是魂光水澤!

  它們是魂河的前身。

  正是它們落下,在虛空中交織,匯聚在一起,最終形成一條河流——魂河!

  那深淵中,一顆又一顆星球轉動,更有諸多的星骸漂浮。而山崖峭壁上則流淌魂物質,這著實詭異而古怪,宛若一片開鑿出來的山壁世界。

  那些魂物質來自何方?

  魂河,就是這樣形成的嗎?

  無論如何,楚風都覺得,所看到依舊不是完全的真相,不是本質,他現在有股沖動,鑿穿崖壁,看個究竟。

  在山壁中,會不會有幾個超級恐怖的大個的,大到古今無敵,無人可制?

  連九道一都在倒吸冷氣,這片地方讓他強烈不安,覺得發瘆。

  在這個地方,狗皇也覺得頭皮發炸,這是一種本能直覺,總覺得越是向前,越是接近,越是離自我毀滅不遠了。

  這是一種很可怕的感覺,讓人悚然,靈魂不安,預感自身將要死在前方。

  便是黑手黎龘都無比嚴肅,一語不發,體會到萬古的死寂,以及無邊的不祥涌上心頭。

  楚風站在最前方,就差一步便跨上石壁懸崖上了,加上腳下金色紋絡與深淵接觸,他感受更深。

  可以說,從來沒有過的沉重,讓他心底最深處有股焦躁感。

  石罐都有壓力了嗎,還能擋住嗎?

  顯然,到了這里后,便是石罐都不同此前了,傳給他的是某種壓力,而不是早先那般的平靜無波。

  深淵,空空寂寂,冷冷清清,斷絕一切,除卻一個死寂的蠶繭外,萬物不存,什么都沒有。

  走到這里差不多了吧?

  楚風已經冷靜下來,早先的一腔熱血漸漸平復下來。

  他得接受現實,這一切終究不是他自身的力量,再這樣下去的話,詭異的源頭走出正無上生物,他不見得能擋住。

  到時候,就不是他一個人死在這里的問題,而是全滅,所有人都逃不走。

  最為關鍵的是,石罐這種東西絕不能留給魂河,絕不能留給不祥的生靈。

  而且,真要打起來,他預感到,古地府、天帝葬坑不會袖手旁觀,終究是要出世,要殺出至強者。

  我終究不是你們口中祈禱的人啊。楚風一嘆,他沒有去看九道一與狗皇,他只是他自己,改變不了什么。

  甚至,以他目前的層次,都不知道狗皇與九道一真正的根腳,更不知道他們口中的無敵強者是誰。

  然而,有些事經常因為偶然而劇變,比如說這個時候,形勢不由他!

  狗皇眼睛都要瞪裂了,渾身顫抖,一雙渾濁的老眼漸漸變得猩紅,充滿了血,它低聲嘶吼

  “我聞到了,有那種大藥的氣味兒,不能退啊,再前進幾步,我們或許就采摘到了!”

  它這樣喃喃,這樣低吼,情緒激動的難以克制,一副要發瘋的樣子。

  狗皇的鼻子太敏銳,過去就有說法,它這鼻子不說古今第一,也能排在前三甲內,什么都可以聞到。

  楚風蹙眉,他知道,這只狗一直在找某種藥。

  當初,他在三方戰場時,這頭大狗就曾投影,將他那支黑色的小木矛給搶走了,去蒸煮,去熬煉,可最后又失望,嫌棄藥性太弱,不足。

  它在這里有發現,找到真正需要的大藥了嗎?

  楚風沒有回頭,但是他知道,那具曾經伏在殘鐘上的帝尸,與黑狗的關系太深,它肯定會在這里拼命尋藥。

  再前進一步嗎?楚風想了想,還是動了。

  轟的一聲,這一步落下,他就站到了絕崖上,俯視無垠的深淵。

  這一步邁出,或許也意味著,要與魂河不死不休,決戰到底,徹底沒有退路了!

  “你真敢!”

  深淵中,那個蠶繭中傳來冷冽的聲音,九色魂主只剩下了真靈,躲在當中。

  有何不敢?都打到這里來了,將你都滅的七七八八了,還有我不敢做的事嗎?楚風雖然沒說話,但是眼神足以表明一切。

  他盯著深淵,甚至再次邁步,向著黑暗中而去,凌空虛渡,要入黑暗的深淵下,追殺那蠶繭中的準無上。

  在他的腳下,金色紋絡蔓延,鋪在黑暗中,映照出許多的星骸,都如塵埃般,都如廢棄物般,到處懸浮。

  不過,這個時候,楚風心頭一沉,金色紋絡明顯傳來特殊的感應,讓他心中都跟著劇震了一下。

  這深淵很恐怖,讓金色紋絡都暗淡了幾分。

  但剎那它又恢復了,沒有人看到。

  唯有楚風自己覺察到了,這里有大恐怖,不是一般強者可以呆的地方。

  他覺得,換成一位究極生物,比如黑血研究所的主人,真要貿然踏足這片深淵,都要身死道消。

  這塊地方,一般的生物無法立足,會迅速消散!

  當到了這里后,他沖著破損的古老蠶繭而去,感受到了那繭攜帶的一股死氣,以及一縷縷詭異不祥的氣息。

  蠶繭的主人蛻變成功了嗎?居然會有死氣。

  楚風迫近,蠶繭突然沉入黑暗中,加速俯沖,與他遠距離相隔,不想與他照面。

  楚風止步,因為隨著他深入深淵,體會到了越發不同的氣息,像是有無邊的宇宙,無數的世界,被葬在這里。

  他伸出手,去撈深淵中的灰塵,隱約間感覺到,那一粒粒宇宙塵埃,似乎是一個又一個曾經的輝煌大世界。

  金色紋絡沒有蔓延出去很遠,甚至,有收縮的跡象,石罐的目標是山壁,它渴求的是那里的魂物質。

  楚風沉默,最終無聲的再次出現在山壁上,俯視深淵,凝視著下方,感覺自身像是要永墮下去。

  他的心,他的魂,仿佛要墜落,要與黑暗融為一體,歸寂此地。

  很可怕的地方,有石罐在身,居然還有這種要毀滅的感覺,這是多么可怕的地方,終于給神秘的罐子都帶來壓力了嗎?

  這時,狗皇、腐尸、光頭男子,眼睛都是紅的,如同打了雞血,或者說喝了無上血,都要發瘋了。

  他們都跟著登上崖壁,踏進終極厄土中。

  楚風不得不暗自開口,提醒幾人,萬不可踏足深淵,不然會出事兒。

  “人呢,那么多的魂河生物都跑哪去了?”

  最重要的是,狗皇要找的大藥在哪里,現在看到的石壁,寸草不生,光禿禿,什么都沒有。

  轟!

  有人出手,硬撼山壁,結果只發出轟鳴聲,懸崖峭壁都結實的嚇人,沒有一絲裂痕。

  “老皮出手,動用你的兵器!”狗皇求援,讓九道一以戰矛開路,而它自己也要動用帝鐘。

  在此期間,帝鐘一直在輕顫,但是形成的符文趨向于防守,化作護體光幕,將他們罩在當中。

  砰!

  九道一的戰矛落在山壁上,直接戳開了。

  鐘波動蕩,讓山體裂開,也露出了內部的真相。

  山壁內是空的。

  轟!

  楚風也出手了,都到這一步了,也不用太在意什么。

  他腳下一震,不僅有金色紋絡撞擊山壁,還有身后的一雙大手扒住了懸崖,轟的一聲,生生給撕裂開來。

  魂河飛濺,山崖搖晃。

  在山體內,竟宛若蜂巢般,密密麻麻,到處都相連,到處都是窟窿,魂河物質在流淌。

  而這一刻,藥香更濃郁了,在山腹內部有藥草,不止一兩種,有些窟窿內仙光普照,極其的絢爛。

  有些地方,魂物質內長著奇蓮,搖曳光輝。

  詭異之地也有神圣?!

  同時,這廣袤的山腹世界中,還有大量的魂河生物,都躲在那些密密麻麻的窟窿世界中。

  楚風雙腳用力,金色紋絡不是很暴烈,但是卻足以讓腳下宏大的山壁裂開,不斷向下蔓延,甚至到了最后全面龜裂!

  “你敢毀掉此地?!”深淵下,蠶繭中的九色魂主驚怒,同時他也有些懼意,這地方真的要被毀掉了,真無上怎么還不出來?

  到底發生了什么,他有些不解,魂河的無上呢?即便養傷,早先在試探,也該出世了!

  可是,這里依舊寂靜,魂河終極地沒有蟄伏著真無上嗎?連九色魂主都震撼了,不安了,感覺不可能!

  “嗷!”

  狗皇嚎叫,真的癲狂了。

  它忍不住向著山腹中的地窟窿沖去,它發現了,在那最深處一定有它想要的那種藥,就是不知道藥性是否足夠強。

  黑狗哭了,一邊向前闖,一邊拭去老淚,喃喃著:“我真的想還你一世帝身再現!”

  到了這一刻,九道一、黎龘、腐尸等自然相陪,一同向前尋找。

  山腹內太危險了,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魂河生物,有的是尸怪,有的是有靈智的原生物,煞氣滔天!

  其中的頭領,比如六首獸、白孔雀等都在,還有甚至比它們還深不可測的怪物,眸子開闔間,很懾人。

  這個時候,楚風站在原地不動,任腳下金色紋絡蔓延,大量的魂物質精粹迅速被裹挾回來,消失在他的近前。

  這是在洗劫!

  楚風有些吃驚,這個罐子到底有多能吃?

  亦或是說,那顆種子在復蘇,在瘋狂吞食此地魂物質能量?!

  他有點猜不透了,石罐的厲害他清楚,但是,那第二顆種子怎么會也如同無底洞般?不斷吸收。

  他很懷疑,這顆種子當年難道差點“死透”,只留下一絲生機,所以現在需要海量的魂物質精粹?

  看來,三顆種子完全不同。

  甚至,他覺得,別看都是種子,但是最后長出來的東西可能根本不相同。

  這該不會真是個生物吧?他有點驚疑不定了。

  第一顆種子,會開花結果,灑落下花粉,相對來說還算正常。

  這第二顆種子,無論怎么看,都極其不正常。

  不過,眼下顧不上那么多了,他就么戒備著,任石罐鯨吞牛飲,在這里瘋狂掠奪。

  裂開的山壁內部,一股又一股小河流,成千上萬,甚至有數十萬條,都蘊含著魂物質,正是他們匯聚到一起后,才組成魂河。

  每條小河的盡頭,都是一個大窟窿,許多魂生物都躲在當中,宛若蜂巢般。

  楚風有意試探,最終,向著大窟窿內走去,結果那里的魂河生物全都驚叫著,不斷倒退,最終竟如夢幻泡影般,徹底的消失了。

  “嗯?!”這讓楚風都吃驚,那些人突兀不見了。

  至于大窟窿后面,竟是深淵,是無邊的黑暗,連著蠶繭所在的深淵宇宙。

  九色魂主憤怒,嘶吼道:“無上,你在哪里?消失了嗎,出了什么問題,這些年去了何地?!”

  連他都沒有料到,終極地深處難道真的空空如也嗎?

  九色魂主有點想不開了,他算什么,在這里屬于看家的仆從嗎?結果發現,這里不過是個空房子,能打的無上呢,哪去了?!

  看到楚風瘋狂洗劫魂物質精粹,他也有點要瘋了,真靈波動劇烈無比。

  “你盜取沒完沒了……”他不想說話了。

  什么叫盜取,這能叫盜與偷嗎?我這是明搶!斜著眼睛看你,楚風不屑的斜看那個方向,明白無誤的表達著這種心意。

  如果不是偉力不屬于他,早就一巴掌拍死九色魂主了。

  “無上,你在何地,殺出來!”九色魂主大叫。

  楚風不爽了,即便我不能隨心所以的殺你,但是只要逼近你,一樣可以借助身后那雙大手的力量,將你抹殺!

  所以,他動了,再次降臨深淵。

  而這個時候,狗皇也不服不忿的叫了起來。

  “什么魂河至強者,什么無上,都死哪里去了,出來,還我那些兄弟的性命!”

  它的狀態很不對勁兒,觸景生情,想到了當年死在這里的天庭部眾,不斷嚎叫,詛咒魂河,大罵九色魂主等。

  狗,開罵了。

  九色魂主又急又氣,看到楚風逼迫而來,他只能躲在蠶繭中,墜入深淵下方,現在又被狗罵?憋屈到極點。

  九道一開口,道:“連養狗的你魂河也敢惹?”

  就這么一句話他就閉嘴了,他怕被黑狗咬。

  同時,他不知道為何,覺得后背發寒,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帝尸。

  楚風在下沉,他覺得情況不妙,有一股吞噬之力糾纏住了他,如果沒有石罐,問題就嚴重了。

  即便如此,他也心悸,強烈的不安,發生了什么?

  一時間,他居然沒有擺脫,始終在下沉!

  石罐遇到對手了?

  真無上出來了?!

  “殺了他們,滅了他們全部!”這時,九色魂主像是發狂了,讓魂河生物玉石俱焚,他在蠶繭中沉墜,沒入無邊的黑暗盡頭。

  他像是知道什么,仿佛洞悉楚風在下沉,回不去了,跟著他一同深入無邊的深淵最底部。

  楚風心頭沉重,一時間,他真的要融入詭異源頭了,無法擺脫,向下而去。

  終究是要發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嗎?他沉默著。

  “殺!”

  山壁上,還有山腹中,爆發了大戰,煞氣沖霄,撼動諸天。

  各處地窟窿前,殺氣騰騰,密密麻麻的大軍全都浮現了出來!

  “出事兒了,那位可能要去找最后一關!本诺酪婚_口。

  狗皇也徹底清醒了,它冷靜了不少,魂河最后一關是個迷,天帝必然打到過這里,深入很遠,但是沒有找到終極關。

  現在,那位下去了,這次會有收獲嗎?

  幾人都有些不安,怕最后出事兒。

  畢竟,古地府、天帝葬坑都沒動真格的呢,誰知道在憋什么惡意。

  “殺吧!”狗皇咬牙,到了這里后,不可能退縮,他聞到了那種大藥的氣息,對于許多生物來說那是毒藥,是致命的。

  但是,它掌握有一張失傳久遠的特殊丹方,可以煉出無上救命藥!

  遠處,大旗獵獵,魂河生物聚集,要殺過來了。

  只要那個腳下交織金色紋絡的人不在,魂河生物無懼,他們戾氣很重,現在重整旗鼓。

  “殺!”那是靈魂咆哮,魂河原生物海量的浮現,要圍獵狗皇、九道一等人。

  六首獸、白孔雀等頭領,全部再次現身,亦有更強者,比如說孔雀魂母,那位準無上的母親,眼中寒光瘆人,她恨透了今天的闖入者。

  畢竟,她的長子很慘,九色魂主幾乎被打廢了。

  “殺!”震天的大吼聲爆發,傳到了諸天,魂河生物無數,密密麻麻,鋪天蓋地!

  如果不是帝鐘在防御,有九道一的長矛爆發,他們這幾人絕對難以擋住,畢竟是海量的大軍,不乏絕頂強者。

  尤其是,魂河也有恐怖的劍鋒、盾牌等兵器,在散發神威。

  “拼了,我這把老骨頭準備扔這里了,定要打殘你們,擊沉此地!”狗皇吼道。

  它以殘鐘轟潰大軍,短暫的擊退敵人,然后取出一個破包裹,道:“容我再穿戰衣,血洗魂河!”

  “師伯,我與你同在,今天再征厄土!”光頭男子也大吼,很激動地說道,他此時也披上戰甲,手持降魔杵,將各種秘寶等都佩戴上了。

  就是九道一的身上也覆蓋上了一層古老的甲胄,手持戰矛時越發的恐怖,殺氣滔天。

  黎龘等人也都全副武裝。

  遠處,孔雀魂母冷笑,它的身上竟露出淡淡九色光華,不過比起她的長子終究是弱了不少。

  狗皇喝道:“只有你們一族有九色兵器嗎?我的戰衣也分九色,來,師侄,給師伯披甲,我意滅魂河!穿我昔日甲,寒光照鐵衣,再征厄土!”

  它解開包裹,光頭男子的確上前幫忙了,可卻有些難為情。

  這位師伯自己穿上了上半身甲胄后,最終取出來的下半身戰甲,花花綠綠,像個大褲衩。

  武皇、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,都目瞪口呆,面皮抽搐。

  黑狗瞪眼,嚴肅無比,道:“你們懂什么,知道這些都是什么做的嗎?我這下半身的九色皮甲,第一塊皮是龍皮,第二塊皮是從古地府中挖出來的,來頭甚大!

  “沒錯,第二塊是我當年我鑿穿地府時,挖出的一塊皮!备c頭,稱那是他主魂的功勞。

  狗皇炫耀,道:“第三塊是母金皮,你們知道出自哪里嗎?魂河,就是你們這里!當年的魂河匾額,被我摘下來了,打補丁用,給我補在了九色皮甲上!”

  “給我殺了他!”孔雀魂母喝道,不想聽它炫耀,只想錘死它,你那是什么九色皮甲,分明就是個大花褲衩,羞辱誰呢!

  轟!

  大戰爆發了,六首獸、白孔雀等帶著大軍,攜帶者強大的魂河兵器沖鋒。

  一瞬間,這里就打瘋了!

  濃郁的不祥物質擴張,向著幾人洶涌而去,都是從山壁中散發出來的。

  腐尸擋在了最前方,自身也彌漫黑霧,看起來簡直比不祥物質還恐怖。

  他幫眾人擋住了不祥的物質。

  腐尸一手鎬,一手锨,怒吼著:“鎬爆你們的腦袋,锨掉你們的頭,知道我為什么被你們侵蝕過而不死嗎?那是因為爺爺爺這么多年來上世界山下諸天海,什么詭異物質沒沾染過,免疫了!什么時候我這腐爛的尸體再次還陽,再把主魂抓回來,爺爺我便君臨天下,打爆你們身后的那些頭頭腦腦,人腦袋打成狗腦袋!”

  “汪!”黑狗開始聽的很振奮,后面直接不爽了。

  “輪回路上唱情歌,魂河水中洗胳肢窩,小爺我一個打你們一百萬個!”光頭男子亦癲亦狂,在這里拼命。

  他們血戰魂河!

  楚風墜落,不斷下沉,他眼眸閃動寒光,今天還真要去看一看魂河背后到底有什么!

  轟的一聲,他沉入底部了,無盡的塵埃飄起,到處都是死寂的氣息。

  深淵底部飄起的塵埃,仔細去觀察,全都是死去的世界!

  這就有些恐怖了,數不盡的世界,都化作塵埃,墜在深淵底部。

  那些魂物質,那條魂河,是從這些死去的世界中抽取出來的點點滴滴匯聚在一起的嗎?

  蠶繭一閃而沒,遁入前方的終點——混沌中。

  楚風這時覺得,石罐似乎在輕鳴,在震動,被壓力所迫,它有了非同尋常的反應,這是在忌憚,還是要進一步對抗?

  他追了下去,不管不顧了,貫穿混沌,打破究竟,要看個徹底。

  然而,混沌世界的后方是無盡的虛無,沒有邊際,沒有未來,沒有過去,宛若一片脫離了諸天、無比模糊的所在。

  這個時候,楚風驚悚,隱約間像是看到了厚重的黑影,無邊的壓抑,自未知處映照而來,蒸騰起絲絲縷縷的莫名的氣息。

  這一刻,石罐居然都在輕顫。

  “那里……已經不是魂河,是另一片地帶!”楚風震撼。

  甚至,他覺察到了早先古地府的氣息,也感應到了一絲天帝葬坑的氣機,很復雜,那究竟是什么地方?

  石罐猛然一震!

  楚風頓時跟著一震,時空靜止了,定格在一瞬,然后,他覺得大腦中一片空白,雖然很短暫,但是這種感覺真的很不好。

  默立片刻,他沒有深入下去,他有一種感覺,似乎永遠也走不到那個地方,除非那里有人接引。

  他迅速倒退,沿著原路返回,有點擔心狗皇與九道一幾人,怕出意外。

  這一次,石罐劇震后,像是擺脫了什么束縛,楚風沒有沉墜在深淵底部,而是一個剎那就回歸了。

  可是,他總覺得,身后像是有什么東西也跟出來了!

  回首的剎那,他心中發寒,但是什么也沒有看到。

  這種感覺很不好,終于遇上最終的大個的了嗎?

  山壁這里正在爆發大戰,他看到狗皇等人在血拼,當他出現的剎那,所有戰斗瞬間停下來了。

  楚風此時有些狐疑,有些出神,因為他看到癲狂后的腐尸,覺得有些眼熟。

  “像我兒子……小道士!彼铧c就這么說出來。

  當然,并不是說看到腐尸的形體容貌后覺得像,而是他發狂后傾瀉出來的魂光,有相似的屬性,有熟悉的氣韻。

  這時,腐尸看著大霧中的男子,有些不解,有些狐疑,對方那是什么眼神,怎么有些……慈愛?

  我去!你那什么眼神?!他覺得自己胡思亂想了,沒事兒,回頭此戰結束后,找這個大霧中的男子去聊一聊。

  很難想象,他們要是交流起來,究竟會是誰急急,誰發狂。

  轟!

  楚風猛然再回首,看向大后方,總覺得有什么東西出來了!

  他越發覺得不安,此地不對勁兒,過于瘆人。

  與此同時,遠處,那原本寂靜不動的帝尸也在剎那間,轟的一聲坐了起來,震撼的狗皇大叫出聲!

  書到后期了,明天估算下還有多長時間結束。


  (http://www.wijmuq.live/chapter/1/543967443.html)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wijmuq.live 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50331.net
六合图库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