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學網 > 圣墟 > 第1478章 翻車了

第1478章 翻車了


  狗皇與腐尸全都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冷意,到底是什么人?成就至強果位,在暗中蟄伏,虎視眈眈。

  這個生物太沉得住氣,當年,大戰慘烈,魂河都要被滅了,他居然都沒有出世。

  或許,正如帶血的蠶皮上猜測那般,那個生物當年也許閉關到了關鍵時刻,行動不便。

  “你說會是誰?”腐尸問道。

  他強烈不安,從脊椎向上蒸騰寒氣,有某些不好的猜想,讓他心中蒙上濃重的陰霾。

  狗皇亦警惕的看向四周,生怕那個生物突然殺出來。

  某種本能讓它發毛,厄土深處非?植,那個未知敵人的危險程度遠超想象,絕對是大患。

  “究竟是誰?”狗皇低語,心中陰云覆蓋。

  雖然帶血的蠶皮缺失半截,但是狗皇與腐尸依舊能夠做出一些推測,有某些強烈的懷疑。

  蠶皮上的血字帶著無比濃烈的情緒,能讓小神蠶驚、喜、悲、絕望,那個生物應該與他有莫大的關系。

  “是我么那個璀璨大世的強者嗎?”光頭男子湊上前,他亦神色凝重,任誰看到失落在這里的神蠶皮血書,都會悚然。

  “看這血書,無論是否與我們相識,都有過某種交集!备谅暤。

  他手持蠶皮,用心去看,去推測與聯想,將自身帶入小蠶的情緒中,以它的立場去感受血書。

  這一刻,腐尸覺得后背都在冒涼氣,他越發覺得,自己的某種猜想可能為真。

  “你想到了誰?”狗皇問道。

  “一塊老臘肉,一個死人!备曇舻统。

  狗皇聞言,嚴肅而鄭重地點頭,它也想到了一個人,曾被認為早已坐化,可現卻存疑了。

  他們一同提醒大霧中的男子,怕他吃虧,萬一被那位真無上偷襲,那麻煩就大了!

  不過,那位真是穩如老佛,逼迫九色魂主,大巴掌數次削落下去,將之鎮壓,然后瘋狂的掠奪魂物質。

  沒錯,場面現在有些失控了。

  并非楚風要這么做,而是石罐,他腳下金色紋絡蔓延,非常盛烈,延展向厄土深處,洗劫無上奇珍物質。

  楚風聽到幾人的對話,魂河還有至強大個的?!

  楚風要瘋了,現在也只是硬撐著,真以為我背負雙手,信步而游,很輕松嗎?

  他想說,吾承受著不可想象的壓力。

  畢竟,這是在打準無上!

  雖說有些上癮,讓人飄飄然,可是,一旦清醒過來,他自然會意識到,這是在玩火,在結大因果。

  現在看起來,他為所欲為,神威蓋世,可是,這些在將來都要還!

  過了今日,石罐沉寂,背后的大手消失,魂河會找誰算賬?

  那時,他怎么辦,上哪哭去。

  說到底,是罐子與他背后的大手在惹禍,在霸道行事,至于黑鍋……全讓他背了!

  而且,還是背了一口與無上有關的最大黑鍋!

  龍大宇,我想你了!楚風無比思念那頭怪龍,這種黑鍋還是它來背比較合適,畢竟它已經……習慣了。

  楚風哀嘆,還讓不讓人活?

  當然,或許在外人來看,他就是天威無匹,戰力蓋世,可是,他自己卻知道自家底細。

  以后怎么辦?楚風真的要瘋了。

  什么打無上有些上癮,此時,癮……全沒了!

  事實上,那頭孔雀也要瘋了!

  今天遭受奇恥大辱,不僅舊傷全面發作,還被擼貓,摸狗頭殺,滿身是血,他實在受夠了,確實要原地爆炸了。

  特別是現在,那大霧中的男子莫名其妙情緒波動劇烈,吃錯藥了嗎?瘋狂揉他,削他,腦袋都被拍爛了!

  腐尸、狗皇幾人發呆,看著前方,沒辦法再建議什么。

  但幾人都很嚴肅,心頭無比的沉重。

  腐蝕嘆道:“如果是當年那個人,那就可怕了,曾讓各方都透不過氣來,是一個無比特殊的存在!

  他又道:“他從未死,已成為無上!”

  “是……哪位?”光頭男子狐疑,事實上,他也有不好的預感,隱約間猜到了是誰。

  “小神蠶與誰最親?”狗皇問道。

  “天帝,以及你我等!惫忸^男子答道,他與小蠶關系極好,是生死與共的好兄弟。

  “在認識你我之前呢?”腐尸問道。

  光頭男子聽到后頓時頭皮發炸,果然與他心中不好的聯想吻合了,他也是這么想的,與更早期有關。

  神蠶嶺那位小蠶,當年來歷極其古怪。

  雖然許多人都以為,他與光頭男子、狗皇等為同時代強者,但其實他經歷過更長久的歲月,是從某一古老年代被封印下來的生物。

  在那極其遙遠的時代前,神蠶嶺曾經威震天下,一切都是源自一個人,曾經打遍天上地下無敵手。

  他完善了該族的功法!

  他曾九變無敵,而后又經歷了第十變,凌壓古今。

  在那個時代,他讓所有人都忌憚,都無奈,因為他太強,不可匹敵,也因為他活的足夠的久遠。

  那些年月,一些遺存下來的至尊,都躲著他,都蟄伏不動,必須要避開他的鋒芒。

  神蠶十變,震古爍今!可以他活的天長地久,曾讓無數人絕望,熬死了也不知道多少個時代的主角。

  而這個人,與小蠶有莫大的關系!

  小蠶被封印到與狗皇、光頭男子那個時代,應該與那個無敵強者有關。

  所以,這一刻幾人驚悚,想到了那人,真是他嗎?

 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聽到后,臉都僵硬了,很想說一句,那一族的老臘肉還活著?太他么的可怕了!

  這不是其他族,而是神蠶嶺的那一族,族人數量極少,但是那地方太邪門了。

  神蠶超十變,前所未有!

  一個被認為死去無數年的恐怖生物,他其實是在歷死劫,真正還活著,現在得有多強?!

  “神皇!”

  黑狗終于說出了這個這個名字,回首時光長河,這曾是古老的歲月中的一位了不得的驚艷人物。

  正是他,將神蠶功推演到極致,超越九變,現在看來,他絕對走的遠比想象的還要遠,究竟到了多少變?

  “我們那個時代,經歷末法歲月,萬族尊那最高成就者為神明,曾有真凰族的無敵者,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,被萬族共尊為神明!

  “而神蠶嶺那位呢?更狠,直接號稱神皇!”

  那個時代,還有誰敢如此?只此一家,以神皇為號,萬族共尊。

  這就是他與眾不同之處。

  紀元與紀元不同,在那個末法時代,沾神字者,就意味著天縱無敵。

  那個人的輝煌歲月,確實能夠與天帝時代交相輝映。

  “真是他?”光頭男子嘆氣,總覺得后背發寒,因為那個人應該死了才對,與他們相隔了數十上百萬年。

  不過,當年他們的確與那個人有過交集,見到過他的棺!

  “神話時代九重棺!”

  連腐尸都在感嘆,那口棺槨非常特別。

  他們曾真正接觸過此棺,石質的,尺寸小的可憐,可以握在掌心中,仿佛里面真的裝著一只蠶。

  可是,那當中卻躺著一位曾經的無敵生物。

  當棺槨開啟時,九色光沖霄漢,凝練了天地玄黃,鎮壓一切,在須彌山上逼的僧帝現身,最后妥協。

  神蠶嶺威震天下,就是與此人有關,帶領為數不多的幾十個族人,睥睨萬族,在史上留下赫赫威名。

  現在,無論是狗皇,還是腐尸,都通過沾血的蠶皮聯想到了這個人。

  他現在得有多強?

  每一次蛻變,就是一次新生!

  他現在是不是已經神蠶十三變,甚至超越十四變?!

  當想到這里,所有人不寒而栗!

  “當年,我就覺得不對勁兒,須彌山大戰過后,那口九重棺竟自主進入星空,橫渡宇宙而去,就此消失!惫坊实。

  后來,多少年過去后,他們都足夠強大了,可是,卻再也沒有見到那口棺。

  現在看來,它通過世界裂縫,墜入魂河了?

  是神皇尸骸通靈,黑暗化了,還是說,他本身壓根就沒有死?

  不知道為何,狗皇與腐尸都發毛,總覺得更像是后者。

  “他當年躺在九重棺中,或許并未死透,只是在蛻變中,該族的功法太特殊,極其可怕!

  這非常有可能,在那個時代,都說他死了,可又誰知道他最終的下落?

  尤其是,前所未有的十變神蠶,只要軀體還在,一切便都還有可能!

  每死一次,一旦活過來,都會變得更強,這是最為恐怖的事。

  那一世,他沒有死透,在生死間蛻變?

  后來,其棺或許墜入世界裂縫,又到了魂河。

  “神蠶九變,在末法時代就無敵了,第十變就可以化不可能為可能,這么多年過去,他如果一直在蛻變,簡直不敢想象!”

  光頭男子心情沉重。

  一番梳理,他們猜測到究竟是誰,有感沉悶而壓抑!

  此時,不要說他們,就是楚風都覺察不對勁兒,總感覺有大恐怖在接近,有危機在降臨。

  事已至此,還能有什么選擇?那只能……一條道走到黑,楚風不可能退走。

  所以,一腔怨氣何處泄?唯有打死準無上來排解!

  這時,他真的爆發了,大步逼近,身后的血色光環越發濃郁,這時不僅化出了一對大手,連模糊的身體都有些虛影了!

  是誰?

  遠處,九道一震撼,是他祈禱了無數年的那位嗎?

  真要是此人,不管這里有誰,有什么危險,都無懼,橫推過去就是了!

  轟!

  大手如混沌仙雷,打爆了此地,魂河斷流,蒸騰而起,厄土崩裂,向黑色的深淵墜落。

  “真猛!”這時,黎龘的眼神都有些綠油油了。

  至于武瘋子,雙眼綠到發黑,黑綠黑綠的,向外冒烏光,那種氣息太驚人,如果沒有帝鐘守護,所有人都無法在此立足!

  腐尸幾人都密切盯著前方。

  狗皇道:“怕什么,無妨,大霧中的那位真要是天帝真身,哪怕神皇活著,超十四變又如何?我堅信,照樣可以打爆!”

  楚風感覺自己身后那雙大手力量明顯加強了,虛影顯化,鎮壓此地!

  他意識到,這還不是完全體呢,血色神環若是映照出一個完整的生靈,到底有多強?!

  準無上與至強者間果然有鴻溝,有相當遠的距離!

  什么都不用說,先打爆了再想以后,楚風豁出去了,隨著時間推移,他身后那位是越來越強大了。

  轟!

  九色魂主發狂,發瘋,他披頭散發,可是改變不了什么,自身陷入極其危險的局面中,脫不得身。

  他身體四裂,全身都是傷,巨大的眸子前,血水濺落下來。

  “看看,又給打哭了!”狗皇開口。

  “是啊,沒出出息!”光頭男子附和。

  九色魂主真的想殺人,想虐死他們!

  轟!

  厄土深處,海量的魂物質洶涌過來,沒入楚風身前的金色紋絡中,這是在瘋狂洗劫!

  “啊……”

  九色魂主長嚎,聲震萬域。

  此時,不僅是厄土深處,就連他的身體也在流逝魂物質,更有一條晶瑩的手串從他的體內被剝離出來。

  那是滋養魂光的至寶,屬于奇珍物質中的絕品,在魂河最深處結晶,需要漫長歲月沉淀才能形成。

  這種東西被準無上九色魂主收于體內,自然是瑰寶。

  現在,它被奪走了,并在瞬間分解,化成光束,沒入楚風體內的石罐。

  后方,一群人倒吸冷氣,這位真霸道!

  九色魂主遭受重創,披頭散發的對抗,嘶吼道:“你到底是誰,盜取我魂河無上瑰寶,你已結下大因果,真無上都在,你……想只身挑戰魂河嗎?!”

  面對這種恫嚇,楚風背負雙手,不屑一顧,這是盜取嗎?老子這是明搶,斜著眼睛看你。

  這時,他心頭火熱,激動難以自抑,因為他發現石罐中那顆種子越發的飽滿了,生機濃郁!

  竟能如此,那枚種子需要以魂物質中精粹來滋養,來栽種,而非異土?

  哧!

  九色天刀燃燒,晶瑩如光焰,噴薄出可以斬破萬界的刀芒,由無上大道鏈構建而成,向著楚風劈來。

  砰!

  厄土劇震,終極地顫抖。

  楚風背后的一雙大手,直接夾住此刀,這次不給九色魂主祭刀的機會,猛然用力催動能量。

  轟!

  長刀暗淡,出現一些裂痕,并且這個時候,像是感應到了楚風的心念,石罐的金色紋絡也蔓延過來。

  喀嚓一聲,最終九色長刀碎了,化成一地金屬塊,毫無疑問是九種母金的熔煉物。

  收了!楚風心頭狂跳,這是無上材料,正好可以煉進他的金剛琢中。

  他腳下金色紋絡蔓延,石罐的能量很可怕,吸收魂物質,也將這九種母金的合金給熔煉了一遍。

  最終,地上出現一塊母金疙瘩,接著被金色紋絡吞掉,落入罐體內。

  “我要煉自己的唯一器,將金剛琢與體內的灰色小磨盤合一!”楚風心中有所決定。

  九色魂主怒吼,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,他以血與魂祭煉的兵器就這么被毀掉了,讓他七竅流血,渾身都裂開了。

  轟!

  他自然不甘,不會束手就擒,徹底拼命,背后無量光沖霄,那是他的尾羽,共有八十一根羽毛,璀璨奪目,形成光環,照耀萬古,照耀萬世!

  若是其他強者,只要被此光一照,頓時成為飛灰。

  顯然,這是超越他自身極限的力量,一旦催動,會傷他的本源,若非到了生死關頭,他絕對不會用。

  可惜,他遇到錯誤的對手!

  轟!

  楚風背后的虛影已逐步出現,除卻一雙手臂又凝實了幾分外,一只腳也漸漸有些輪廓了。

  這震動的厄土要瓦解了!

  此際,所有人都震撼,其力量還沒有完全展現呢,簡直是……不可想象,偉力歸一,會多么的強大?

  橫亙古今,永世無敵!

  砰!

  這時,一只大手化成了拳頭,直接轟了過去,將九色魂主的尾羽打爆!

  刺目的霞光綻放,無匹的能量傾瀉,孔雀族的準無上慘叫,從來沒有這么凄慘過,那是他的成道之物。

  八十一根尾羽,凝聚了他一身的道行,現在被人轟破了,哪怕他拼盡所有力量都擋不住。

  可以看到,當中有七十二根鮮艷的尾羽炸開,大道符號焚燒,被那一拳生生的打爆,磨滅了。

  不過,最終還剩下九根,依舊長在他的背后。

  這九根很特別,與眾不同,真正達到了無上級!

  這也是他自負的底氣所在,能夠藉此不斷進化,他找到了真無上路,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,將八十一根真羽都進化到無上級,那他就跨過了那道坎,成為真無上了!

  可是現在,大霧中的男子不給他機會了,鎖住他的身體,探出了一雙大手,一手按住他,一手攥住了九根尾羽,用力一拔!

  “啊……”

 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,震動了魂河,也驚動萬界,所有強者都聽到了,并且看到了懾人的異象。

  一頭九色孔雀,擠壓滿黑暗的宇宙,龐大無邊,結果被一雙模糊的大手禁錮,用力撕下九根成道的真羽!

  鮮血淋淋,染紅魂河,映照厄土,九色魂主哀鳴,憤怒,渾身都在爆發不祥的物質,但是依舊阻止不了這一切。

  噗!

  九根無上級的羽毛被拔下,他瞬間就委頓了,傷到了根本,自身的道果滿是裂痕,正在塌陷。

  這羽毛的材質很強,很可怕,落下來后,切破空間,劃開終極地,簡直無堅不摧。

  這玩意兒要是煉成兵器,不可想象,這是能滅界的器物!

  楚風眼熱,這絕對是好東西,若是能吸收其精粹,熔煉進金剛琢與灰色小磨盤中,不可想象。

  他想混鑄自己的兵器。

  金色紋絡蔓延,覆蓋了九根無上真羽,最后,竟讓它們暗淡了,漸漸歸于平凡!

  不會煉化成普通羽毛了吧?楚風擔憂。

  九根羽毛消失,落入石罐內。

  不管怎樣說,暫時落入楚風的手中了,回頭再去研究。

  他心頭火熱,那可是九根……無上真羽!

  到了這一步,楚風確定,眼前的準無上徹底不構成威脅了。

  因此,他安心了。

  心中有底氣,他的怪話……也就來了,忍不住了。

  “真弱!”楚風第一次開口,發出自己的聲音。

  孔雀族的準無上雙目噴火,憤怒到極點,被人小覷了,被人這么瞧不起嗎?可是他又能奈何?他都要死了!

  后方,武瘋子雖然震撼,但也覺得有些異樣,這位怎么會給他一種特殊的感應?此前有交集嗎?

  “無敵的大人,我愿追隨在您的身邊!”黑血研究所的主人最激動,忍不住開口。

  “大人,真正的萬古無敵!”泰一的次子,泰恒老祖也雙目發熱,他亦想叩首,拜在那個人的腳下,成為他的門徒。

  但是,為何他也有種感覺,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對勁兒?他心中異樣。

  楚風嘴角抽動,若是曝光了身份,這群人作何感想?

  “還在等什么,在以我為棋子試探嗎,檢驗來犯者的力量等級?要等到什么時候!”九色魂主低吼,憤怒而又悲涼。

  不成為無上,終究只是棋子!

  他名義上為魂河之主,但也只是明面上的,處理各種臟活累活。

  砰!

  楚風背后,大手化成拳頭,下死手了。

  一拳而已,將九色魂主打爆!

  不過,天哭并未發生,準無上死后的異象不曾顯現。

  遠處,迷霧散開少許,露出厄土深處的景象,那是一片深淵,在那里懸浮著一物,接引走孔雀族準無上的真靈。

  “果然是他!”狗皇瞳孔收縮。

  那個人終于出來了嗎?

  黑色深淵前,漂浮著一個蠶繭,宛若一個罐體,發出淡淡的光彩,無聲無息,正是它帶走了九色魂主的真靈。

  是他嗎?超十三變,甚至超十四變的神皇?!

  深淵那里,寂靜無聲,蠶繭是空的,昔日凌壓古今的強者,到底死了多少次,蛻變了多少次?他真的來了嗎?!

  這一刻,狗皇渾身黑毛炸立。

  不知不覺間,那口殘破的帝鐘也發光,竟然自鳴了起來,無需任何人催動,鐘波如汪洋起伏,化生海嘯,轟鳴爆起。

  九道一、伏尸也都寒毛倒豎,從頭到腳都冰冷刺骨。

  而這時,楚風卻霍的轉身,看向另一個方位。

  那里,有一條路無聲無息的出現,貫穿時空,浮現在魂河畔!

  輪回路!

  楚風瞳孔收縮,他認識這種路,這是與輪回有關道路,他曾經走過。

  不過,這一條看起來更古老,有些特殊與不同。

  他第一時間就想到,這是古地府——輪回路!

  嗡!

  又一個方向,劇烈顫抖,時空朦朧,那里浮現出一條通道,隱約間可見,連著一個模糊的天坑!

  這該不會是天帝葬坑吧?!楚風心頭狂跳。

  此時此景,他只想說一句,這次要……翻車了!

  除卻魂河最深處有真無上外,連古地府與天帝葬坑都有怪物爬出來了?!

  這還能不翻車嗎?!


  (http://www.wijmuq.live/chapter/1/544234466.html)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wijmuq.live 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50331.net
六合图库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