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學網 > 圣墟 > 第1476章 睥睨無上生靈

第1476章 睥睨無上生靈


  誰都沒有想到,真的出現一道身影,無聲無息,竟已立身魂河前!

  他被大霧包圍,背負雙手,盯著厄土最深處——詭異源頭。

  所有人都震撼了,心中驚濤卷天,全都石化在當場!

  呼喚成功,有無上強者回來了?!

  這……讓人難以置信,不過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而已,到頭來真的有至強生靈降臨在此地?

  片刻后,在場的人還在發懵,有些不敢相信。

  魂河安靜,再無一點聲息!

  縱然是終極厄土最深處,也是一片死寂,連那位無上都失去聲音。

  一道身影橫世間,睥睨萬古青天。

  天地寂靜,再無一點聲息。

  好長時間,人們都回不過神來。

  腐尸全身都在發抖,差點就沖過去,但是,他強忍著,克制住自己的沖動情緒。

  光頭男子想大叫出來,雖衣衫襤褸,一身大道傷,但現在卻內心振奮與激動的難以言表,都顫栗了。

  黎龘目光幽幽,盯著那道背影,不能平靜。

  武皇綠油油的眼神,早已經發直!

 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,表情呆滯,徹底傻眼。他僵立在原地,都不會動了,他今天看到了什么?活著的無上神話回歸!

  魂河終極地,詭異生物無數,現在全部戰戰兢兢,感覺膽寒,他們意識到,要出大事兒!

  因為,他們不久前都看到,那只狗皇,還有那張老人皮在祈禱,在呼喚某個人回來,現在……成功了!

  毫無疑問,在他們的認知中,這必然是一位至強的生靈!

  魂河終極地最深處,那里一片凄冷,幽靜,那個可怕的眸子并未消失,依舊在懸在黑暗宇宙中。

  它很大,稱得上壯闊無邊,比星球都要大許多倍。

  一縷血從眼球淌落下來,在黑暗中顯得很凄艷,也很恐怖。

  它不再盛氣凌人,在觀察,在審視,盯著遠處那道朦朧的身影,心頭沉重,格外的嚴肅。

  一時間,他竟沒有任何話語。

  不久前,他不將天下生靈放在眼中,冷酷,無情,視諸天之敵為螻蟻。

  便是有人打到魂河又如何?他不在乎。

  可是現在不同了!

  他再自信,那也要看是誰來了!

  他無法再漠然,無法再平靜,這時他的眼底深處浮現大界消亡、星河熄滅、諸天墜落的景象。

  他嚴陣以待,在調動自身的無上力量!

  如臨大敵,如陷深淵,魂河終極地的無上生物竟如此凝重,不敢有絲毫松懈,與那道身影對峙。

  但不管怎樣說,他也不可能退縮。

  他是誰,被尊為無上?怎么可能會因為一道身影降臨,他就避戰而走呢!

  到了這個級數,該有的謹慎依舊有,但是絕不會懦弱,不會承認自己不如人,這是無上強者與生俱來的氣質。

  一時間,魂河畔的氣氛無比可怕。

  所有人都不出聲,沒有人打破這種寧靜。

  肅殺之氣彌漫,萬物凋零。

  沒有人開口,恐怖,沉悶,壓抑到極點,幾乎要讓人窒息!

  所有人都在盯著大霧中的模糊身影。

  他是誰?楚風!

  他真的是被動到達此地,早先腳下成片的大道紋絡交織,他不由自主邁步,結果就突兀的到了這里。

  狗皇旁邊,終于有人沒忍住,大叫了一聲。

  “我……去,天帝來了!”

  我也去!楚風都想跑了,你說啥?我不懂,你別害我!

  誰是天帝?你們想讓我去打無上嗎?!我只是……路過。

  都看我做什么?我不認識你們!楚風臉都要綠了,總覺得有刁民想害朕。

  但是,他卻不能變臉色,以大毅力克制,讓自己不動如山,穩如磐石。

  終于,安靜了,沖動開口的人閉嘴了,氣氛緊張,沒有人愿意再打破這種特殊的寧靜。

  現在,一群人都在看著楚風。

  你們看什么?我迷路了!他很想這么說。

  沒見過走錯路的人嗎?都盯著我作甚!

  他心中憤懣,感覺要被坑死在這里了。

  但是,他卻不可能開口解釋,還得保持緘默。

  他已經感知到這里的情況,后面的一群人并無殺意,甚至可以說眼神火辣辣,都在盯著他。

  其中,包括黑狗、第一山的人皮等熟識,來頭極大。

  至于前方,那里就更加恐怖了,一只大到無邊的眸子,仿佛擠壓滿了整片黑暗宇宙,冷冽無比。

  楚風的到來,讓魂河深處的無上生靈忌憚不已,到現在都沒有開口說話呢,雙方陣營間可謂緊張到了極致。

  一個人的到來,徹底改變了局勢。

  然而,楚風毫無這種覺悟。

  他看著那只眼睛,覺得被針對了,你瞪誰呢?夠了吧,瞪我沒完沒了,活該你眼睛流血!

  在這里站了片刻,他自然就徹底清楚兩大陣營的狀況,正在對峙呢,也明白了自身的危險處境。

  一個弄不好,他就要跟無上生物交手,生死大對決!

  可是,他有對付無上的本錢嗎?

  真要動手的話,被那個級數的生物的大手糊在身上,連肉泥都留不下,估計什么都沒了。

  當想到這些,楚風讓自己穩住。

  他打定主意,不開口說話,沉默是金。

  因為,一旦與無上生物對話,那肯定說多錯多,他只要保持高手風范就夠了!

  況且,他認為,自己的“格”要更高,肯定不能先于魂河深處的無上開口,強者不都是最后發聲嗎?

  當思及這些,楚風周圍的大霧更濃了,身體靜如史前神山,巋然不動。

  他始終在看著魂河終極地那只流血的眼睛,很想說,你都流血淚了,你還裝什么大尾巴狼,有話趕緊放!

  寧靜被打破,狗皇無比激動,喜悅,它實在忍不住了,在后方汪的一聲大吼,并鄙視魂河的霸主。

  它覺得召喚成功了,值此之際,狗生得意須盡歡,忍了這么多年,怎么能不吐一口惡氣?

  腐尸、光頭男子等人也都斗志昂揚,不管怎么說士氣高漲起來了。

  楚風想哭,你們能讓我省心點嗎?

  看這架勢,這是要逼他和無上打,他很想大叫,這他么的太坑了,我會被一掌糊成塵埃的!

  你們全都是大窟窿!楚風悔的腸子都青了,為什么來這里,誰把他弄過來的?都是大坑!

  “哼!”

  魂河盡頭,厄土深處,有強大的原生物不滿,替無上助威,為無上鳴不平,與狗皇、九道一等人對峙。

  就是那只巨大的眼睛,也漸漸冷漠起來,再次發出無情的寒光。

  “傳說中的那位?”眼睛的主人開口!

  他有疑惑,那個人早已消失無盡歲月,徹底與諸天斷去聯系,回不來才對。

  當想到這些,他心底深處竟長出一口氣。

  亦或是狗皇昔日追隨的天帝?也不該出現才對!他疑似在那口神秘銅棺中,正與世隔絕,目前誰都找不到。

  可是,前方模糊的身影若是有詐,為何氣息如此的懾人,深可不測,連他都看不透。

  尤其是那大霧異常古怪,縱然是他這個級數的生靈都望不穿,所以這位無上心中驚疑不定。

  “降下的一縷意志?”無上生物再次開口。

  現場寂靜,沒有人回應。

  我就是不說話,我就這么默默地看著你!楚風保持原姿態,無任何動靜。

  泰一、武皇等人都覺得,這位太穩了,從容自若,連無上的問話都不屑搭理。

  這種風格,這種風采,有誰可比肩?

  睥睨魂河,無視厄土中的無上生物,著實讓后方的人激動,熱血上涌,都恨不得一起跟著喝喊。

  終極地,許多魂河原生物心驚,那位太可怕了,居然都沒有理會他們的無上之主,全程漠視。

  這讓他們生出一股不好的感覺,今天魂河不會有大難吧?

  在魂河原生物眾強看來,那個人宛若一座不朽的大山,橫亙在此。

  他正在逼迫,難道想只身一人鎮壓魂河?!

  楚風心都在抽搐,你們都什么表情?不管是對面那些該死的怪物,還是后面的友軍,你們成心要弄死我吧?沒看到那只大眼珠子冒出的寒光都割裂大道了嗎?忍不住快動手了!

  但是,他能做什么?算了,我心……依舊,還是保持這種漠然的姿態吧!

  他俯視魂河,就這么默默地看著,我就是不說話!

  厄土中,無上生物的殺意裂星海!

  他是誰?萬界共尊的無上,諸天因他一念而大懼,可現如今卻完全被人無視。

  縱然不成道前,他都有自己的驕傲,更遑論是現在。

  黑霧翻涌,將厄土淹沒了。

  終極地是一片宇宙,廣袤無垠,眼睛懸在中央,無邊的黑暗將它都覆蓋了,顯得異?植。

  一時間,詭異氣息鋪天蓋地!

  “小心,不要被不祥的黑霧侵蝕!”腐尸喝道,提醒身邊的人,他成為這個樣子就是當年被各種污染源侵蝕所致。

  若非他自身足夠逆天,換一個人肯定早已形神俱滅了。

  “不怕,黑霧過不來!惫坊实,它覺得那道身影比九道一靠譜一萬倍,根本不用擔心。

  楚風終于動了,仰天而望,想要長嘆一聲,這是要被侵蝕而死了嗎?

  然而,看在別人眼中,這種“格”當真是高的無以倫比。

  他在干什么?面對無上的殺意,他徹底無視了,寧愿抬頭去看天空。

  黑血研究所的人主人難以自抑,顫聲道:“當真是……氣吞六合八荒,大氣魄,震古爍今無人敵!”

  我去……你大爺的,你在說什么?看我死的不夠快吧!楚風想捶死他。

  這時異象驚天,無量黑霧沸騰,全面爆發了過來,侵蝕外部的大界,天地出現大窟窿,時間河流也出了問題。

  然而,當所有黑霧涌過來時,剛接近楚風不遠,他腳下金色紋絡蔓延,將所有的黑氣都抵住了。

  并且,在哧哧聲中,不祥被蒸發,而后靈氣氤氳,接著圣潔氣息彌漫。

  “這才是無上手段,身若洪鐘,滌蕩萬古,洗禮諸天!”有人大聲喊道。

  楚風接受了這次的恭維,心中……甚慰!

  我原來這么強?他飄飄然,我就橫空于此,讓你侵蝕又如何?吾萬法不侵!

  然后,他不說話,背負雙手,就這么默默地望著高天。

  大眼珠子,我都不看你了!

  魂河盡頭,終極地內,無上生物瞳孔收縮,他并沒有怒,正常生物的情感早已不存在他的身上,他現在有的只是戰意,更加凌厲。

  無上不能退,唯有戰!

  轟!

  這個時候,他要出動了,魂河盡頭那里頓時要炸開了。

  大面積的生機濃郁的化不開,澎湃開來,那里是無上生物的養傷之地,現在逸散出絲絲縷縷的特殊物質。

  這些都是魂河孕育出的至高精粹,屬于舉世難尋的奇珍物質,外界不可見。

  現在,僅是飄出絲絲縷縷,都讓人覺得天地不同了,仿佛永固,可以長存下去,從此不朽。

  在那里,有一道恐怖的身影漸漸浮現,無上生物要露出真身了!

  不過,他也付出很大的代價,唯一清晰可見的冰冷的眸子在淌血。

  昔日的大戰對他造成致命的傷害,原本這種生物一念間便可影響到諸天的興衰更迭,真身不可磨滅。

  可是現在,光陰流逝,歲月遠去,他的傷卻遠還沒有好!

  可怖的輪廓,一部分為人形,一部分為兇禽身,擠滿并壓裂的了大宇宙,讓人窒息!

  外界,許多強者都在第一時間生出感應,甚至能夠在意識海中看到那恐怖生物的大體輪廓,頓時顫栗。

  許多界域都在龜裂,諸天似乎都要墜落了。

  這實在太可怕了!

  “先下手為強!”九道一喊道。

  你當我不想?楚風悲憤,值此之際,如果有實力,他早就一巴掌糊過去了。

  他能做什么?還是保持姿勢不變,背負雙手,在那里看花開花落,云卷云舒。

  這一次,無上生物真的被激怒了,即便早先內心古井無波,早已斬掉那樣的情緒,可是現在他還是忍受不了。

  大霧中那道負手而立的身影,真不將他看在眼中啊,到現在都無視他,囂張與自負到了什么程度?!

  “咄!”

  無上生物一聲輕叱,真身動了,黑暗宇宙中隆隆作響,萬界都仿佛要炸開了,無數的道祖伏尸在其腳下的景象,映照于諸天。

  汩!

  突然,像是泉水在涌動,猶若瀑布在垂掛,一條白色的匹練從那終極地深處飛來,迅速向著楚風而聚。

  生機濃郁的化不開,那是魂河的無上精粹!

  所有人都驚呆了,大霧中那道背負雙手望天的身影太彪悍了吧?這是在洗劫無上生物的養傷物質?

  一時間,魂河盡頭,海量的原生物都震驚,他們能顧清晰的感受到,魂物質中的無上精粹被吞噬了。

  楚風發呆,他腳下的金色紋絡像是饕餮,鯨吞牛飲,吸收厄土深處的特殊奇珍物質。

  “蓋世無雙!”

  后方,光頭男子大喊了起來,雖然還未開戰,但是他卻覺得自己冷下去多年的血竟然滾燙起來,戰意高昂。

  他心潮激蕩,昔日舊景重現,天帝歸來,今天要掀翻魂河嗎?唯有一個字——戰!

  汩汩而涌的魂物質精粹,沒入金色紋絡中,迅速的消失。

  楚風終于知道,究竟是誰做的,他看到了元兇——石罐!

  他早有猜測,到頭來終于被證實了,是這東西牽引他來魂河,跑這里吸收無上的魂物質精粹?

  不對,很快,他又發現了異常,石罐中有東西也在吸收魂河奇珍物質,發生絲絲變化。

  是……一顆種子!

  并不是早先曾經生過根、發過芽的那枚,而是新的。

  當初得到時,石罐中共有三顆種子。

  一顆還算正常,可以開花結果。

  另外一顆烏黑干癟,有些變形,沒有生機。

  剩下的一顆呈紫褐色,扁平,像是被壓扁了。

  后兩顆種子,這么多年來始終沒有任何動靜。

  楚風用盡了辦法,都不見它們發生絲毫變化。

  它們很特殊,當年經歷輪回,偷渡到陽間時,楚風的肉身都四分五裂了,可種子卻承受輪回碾壓,不曾受損一絲。

  今天,那顆烏黑干癟的種子居然在吸收無上的魂物質,它鼓脹了一些,不再干巴巴,也有了幾許生氣。

  種子復蘇了?

  楚風內視,觀察體內的石罐與種子,簡直不敢相信,其中一枚死氣沉沉的種子竟煥發出些許生機。

  現在,他不得不懷疑了,他到底是怎么來這里的?是罐子驅動的,還是種子牽引的,充滿了迷霧。

  不管怎樣說,罐與種都有古怪,猜不透來頭。

  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,容不得楚風多想。

  這個時候,無上生物發怒了!

  當著他的面,在他的老巢中洗劫他?是可忍孰不可忍!

  尤其是都到現在了,他已經出手,可那大霧中的身影還在搶劫呢,肆無忌憚,從終極地盜取他的養傷物質。

  最可氣的是,大霧中的那道身影還在背負雙手,依舊在望天。

  這實在讓人受不了,理直氣壯的盜取無上的魂物質,居然還這么的無視他?不講道理!

  換個暴脾氣的,估計要炸肺炸心了!

  他不再隱忍,實在受夠了!

  在他的手中,出現一柄璀璨的長刀,晶瑩透亮,綻放九色瑞霞,席卷了諸天。

  萬界顫栗,許多虛空都在隆隆作響,映照出這柄刀,驚懾了所有的大世界,無數的進化者膽寒。

  終極地盡頭的無上生物出手了,輪動他的兵器,斬出絕世一刀!

  太恐怖了,那柄刀絢爛到極致,從黑暗宇宙深處,直達魂河,到了帝戰之地,貫穿宇宙星空。

  毫無疑問,這是霸絕天地的一刀,挾帶著一位無上的滿腔憤怒!

  “小心!”

  光頭男子低吼,握緊了拳頭,雖然知道自身沒資格必要介入,但是,由于太在意,也太緊張,他還是強烈不安。

  “殺!”這個時候,就連武瘋子都忍不住大喝出聲,希望那位打出冠絕天上地下的一擊。

  他跟著有些瘋狂了。

  不止他一人,黑血研究的主人等,也都感同身受,仿佛是自身在面對驚懾諸天萬界的一刀,魂光都在顫栗。

  若非那個人擋在前面,再加上有帝鐘守護,有戰矛橫天,他們估計都沒有辦法站在這里了。

  真正的大戰要爆發了嗎?所有人都無比緊張。

  可是,那位太淡定了吧?

  不,他終于動了,在電光石火間,他回首,看向魂河盡頭,盯著厄土中的無上生靈。

  你……還在看?依舊這么鎮定,真是穩如老狗,穩的都讓腐尸等一群人都慌了。

  大霧中的那道身影,太他么鎮定了,這樣不行啊,晶瑩的九色長刀貫穿大宇宙,劈落到你身前了,還不出手?!

  剎那,亦意味著永遠。

  這些全都是強大生靈一個念頭間發生的事。

  “殺!”九道一都大吼了起來,太擔憂了,怎么還不出手,要被動等著魂河的無上生物斬殺下來嗎?

  “欺人太甚!”

  別人沒怒呢,魂河的無上生靈已經嘶吼,咆哮出聲,你就這么看不起我嗎?到現在了,都還在裝!

  楚風想哭,他如果可以一戰,早下黑手了!

  戰與不戰,出手與否,都一個結果,他能做什么?自然是繼續看天邊的云,看魂河遠處的浪花,反正就不看你。

  在無上生物的眼中,這就是赤裸裸地挑釁,是蔑視,是在小覷螻蟻,好像在說對他說,你看,我連你的出手都無動于衷。

  所以,他的情緒沸騰了,定要一刀斬了大霧中的那道身影!

  所有人都頭皮發麻,能避開嗎,難道要以大道磨滅那一刀?

  轟!

  剎那間,場中發生驚變,楚風的體外金色紋絡密布,將他保護在當中。

  這不是全部,在金色紋絡外,還有一層血色光環,加持在更外面,宛若黃金烈焰染血,金身映照赤光。

  那一刀,當真沒有斬落下來!

  因為,它被一只大手擋住了,徒手抵住晶瑩而絢爛的九色長刀,讓它無法斬落,至于刀光與大道規則也在被大手磨碎。

  這一刻,諸天萬界都轟鳴,都在劇震不止。

  “那是什么?!”連九道一都驚叫了起來。

  “帝紋映照萬界,至于外層的血色則是昔日大戰所沐浴之敵血,浸染在身,浮現出來,天帝回來了!”伏尸大吼。

  楚風自己都在吃驚,金色紋絡他能理解,多半來源于石罐,今天這罐子復蘇了,渴求魂河的無上奇珍物質。

  可是,身體最外一層的血色光環是什么?他有點發懵。

  那只大手,就是血色光環化出來的,楚風自身依舊背負雙手,壓根沒動,就這么看著魂河的無上生靈。

  “吼!”

  厄土深處,無上生物怒吼,你他么還看我?!

  尤其是,對方并沒有動真身,這讓他怎能不怒,太小瞧人了。

  無上生靈想怒斥,你敢小覷吾,不可饒恕,不可原諒,殺!

  他再祭長刀,黑暗中那只巨大的眸子在滴血,開闔間,萬道符文都在潰滅,諸天秩序都在崩斷。

  無上生物爆發出至強一擊,要滅那道身影。

  讓他驚怒,讓他心頭發毛的是,一股可怕的氣息突然覆蓋過來,讓他如陷泥沼中,竟然要被定住了!

  與此同時,楚風背后的血色光環中,浮現一只大手,向著前方拍來!

  你打哪里?!

  無上生物怒血沸騰!

  那只大手速度太快了,蓋了在他的頭上,這他么的是……摸頭殺嗎?!

  最為過分,最為讓他出離憤怒的是,那只大手力道不是特別的巨大,在他腦袋上拍了又拍,這是羞辱他嗎?!

  而他居然無法躲避開,身體發僵,這讓他震驚,心中涌起滔天巨波,竟有生靈能對他做到這一步!

  “拍你的狗頭!”遠處,腐尸大吼,吶喊助威。

  狗皇聽到這句后都沒反應,都不帶搭理他的,正在那里激動的發抖,什么都顧不上了。

  這簡直不可想象,無上生物被人這樣數次拍頭?這是要鎮殺他,還是在羞辱與教育他?

  魂河盡頭,無數的原生物全都膽寒,都在瑟瑟發抖,他們心目中無敵的魂河主事人居然被人壓制。

  難道真的是傳說中那位回歸了?所有人心中都浪濤擊天!

  此時,楚風毛骨悚然,因為他意識到,這里面有大問題,是誰在出手?

  這種感覺讓他不安,讓他發毛,他能感受到,在他的背后像是有什么東西,像是有什么莫名的生物。

  甚至,他聽到了呼吸聲,就在后脖頸那里,到底是什么,是誰?!

  他從來沒有想到過,身上除了石罐、種子,還有不能理解的東西,什么時候沾惹上的?他震驚了。

  此刻,狗皇發抖,心都在顫栗,它激動的險些大叫,一時間竟熱淚盈眶。

  終于確定了,這種威勢,這種戰力,絕對不是一道虛影,不是什么一縷意志降臨,應該是至強者真身回歸。

  多少年了,再次見到他了嗎?

  它死死地看著那道背影,可是大霧太濃了,居然望不穿,看不透,究竟是不是他?天帝兄弟!

  此時,九道一的嘴唇都在哆嗦,整個人都顫顫巍巍,難以置信,他猜測的是另一人,是那位歸來了嗎?!

  他曾常年在戰矛前祈禱,許愿了無數年,可都失敗了,始終沒有任何動靜。

  現在……那位就這樣回來了?!

  誰在稱無敵?!九道一眼中發紅,想大哭,想這樣大吼出來。

  只要是那個人回來了,還會怕誰,應該可以滅了詭異與不祥,就此掃平,哪個敢跳出來?

  就像是他早先所說的那樣,誰不服試試看?

  是那個人嗎?九道一也看不透那片特殊的濃霧。

  天帝!狗皇渾濁的老眼中蘊著熱淚,它想這樣大叫出來,只要是他回來,就能解決掉一切。

  什么魂河,這么多年過去,該被打爆了,該被鏟滅干凈了!

  此時此刻,楚風能怎樣?我心依舊,背負雙手,我就這樣默默地看著你們所有人!

  然而,這落在每一個人的眼中后,就是至高無上,深刻不測,是無以倫比的大威勢。


  (http://www.wijmuq.live/chapter/1/544617582.html)
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wijmuq.live 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50331.net
六合图库下载